速溶溶溶冲剂

最近太忙
关于ff7:克劳德粉,杰内西斯粉,宝条粉

嗷有没有叶峰和楚天歌的同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萌死个人

你愿意和我一起吗12~13(GACKT x Genesis)

12.

此时杰内西斯并没有参与GACKT的寻找游戏,这些天的交流让他明白自己根本玩不过那位。尤其是GACKT那些奇怪的恶趣味,让人防不胜防。

今天早上也是一如既往地烦躁。去吗?杰内西斯窝在床上辗转反侧,一遍又一遍地延迟着闹铃。要不要去找GACKT?如果没找到他的话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十分钟,让我再想想!

纠结被敲门声打断,杰内西斯翻过手机终于瞅了瞅时间,已经八点四十三……杰内西斯蹭地一下坐起来。

八点四十三!只有不到二十分钟找他了!

杰内西斯飞快穿戴洗漱完毕开门,看见安杰尔和萨菲罗斯站在门口,两人都满脸复杂,杰内西斯还发现那位伊芙小姐也在,她被挡在安杰尔身后。伊芙的表情像是在忍笑。

“你们……”疑惑的杰内西斯问。怎么这几个会一起来敲门?虽然如果没有他们,他可能破天荒迟到了。

安杰尔给好友点了个蜡,说:“你不用担心今晚听不到新曲了,但是你一会出去不要表情扭曲。”

“噗……”君临忍不住自己的笑意,脸上绽放出了甜蜜的笑容,惹得身边的安杰尔更是不由自主去瞄她的笑脸。

而萨菲罗斯仍然面容死板,但是他的眼神里似乎饱含着心累:“专程通知你,要淡定。”

 

摸不着头脑的杰内西斯跟两位好友并排走着。他想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在他蹭床时候发生了。

他听见了广播里忽然传来了朗诵。

“野兽们的战争把世界末日带来之时……”

 

这是怎么回事?

 

13.

九点以后的校场上,大家窃窃私语着。

听说十点将军们都会出场,已确定的是今晚三位将军和那位歌手都会参与神罗的晚会……

所以现在广播里忽然念起《Loveless》的杰内西斯将军是在预热今天的狂欢?

 

忽然听见《Loveless》的君临连带着甜美笑容的脸都有点扭曲,而杰内西斯则错愕地听着这熟悉的叙事诗。这……并不像是自己的录音?

“我……不行了……哈哈哈……”君临突然笑趴在墙上,贴着墙笑得背都是弯的。她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星球男神这么恶趣味了,真的好有趣。而且他们很配,君临想起了星球男神的未完全展示的翅膀,那还是她唯一一次看见他露出翅膀。

她也想……嗯,她觉得可以的。

安杰尔忽然感到一阵寒意从脚下往上顺着脊椎窜上头顶,他打了个非常微小的颤。

 

杰内西斯呆滞地听着《Loveless》。这声音有着不可抗力。

今天份的《Loveless》比以前顺耳了很多,安杰尔想。即使听起来是同一个声音,但是仔细听起来,果然GACKT的声音要厚一点。但想来这也是那位故意留下的小破绽吧。

也难得地,萨菲罗斯用怜悯的眼神看了一眼:“我认为你的新‘密友’好像也很喜欢你。”别以为他不知道好友的心事。

而大脑死机的杰内西斯终于回过神,他转身冲向电梯。

 

广播室的门被推开,里面并没有推开,只是拉开了窗帘,早晨的阳光给里面的人镀上了白边——不,错觉,杰内西斯想。他眼里的这个人本来就自带光芒。

朗诵叙事诗的声音依然在继续。

“即使是没有约定的明天

我也一定会回到你所站的地方”
杰内西斯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背影。

“化为星之希望的水滴

到达大地的尽头天际的边沿遥远的水面

变成神秘的动物

悄然逝去”

GACKT合上书,关闭了话筒。然后他转过了身。

 

杰内西斯与“杰内西斯”对视着,GACKT眼里全是笑意。被模仿的人脸上忽然浮现了恼怒的薄红。

“并没有做违反规定的事情,”GACKT说,“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杰内西斯想,只是在你面前,我总是无法表现得“正常”……

“我知道。”GACKT笑得像鲨鱼似的。我怎么可能不明白你呢,杰内西斯?

 

TBC

 

我好像就只能写小段子一样的玩意……这是个隔年更QAQ

另:君临女神的脑子里的图↓(不)

关于交流障碍……我听不懂对方方言,别人也听不懂我方言和普通话😥都是川地的啊

忐忑(Hojo x Sephiroth)

碰碰车残骸+超短篇+取名废

前半有部分找 @妙妙喵喵 写了揉进去的,我的火候不够哎嘿嘿(能看出来哪段是谁的嘛23333)

合作款最喜欢了!


图片戳→ 这里

一如既往的OOC预警233333

当初刚玩ff7的时候,因为不了解背景,我在猜Cait与Nanaki是一对……

GA叔你的“中秋节快乐”完美治愈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疯了

《Aves》番外Cloud x Sephiroth

 _(:зゝ∠)_请一定要先看正文

  0.

  爱丽丝:克劳德,他们叫我妈妈。

  克劳德:可以帮忙先养着吗?他们的“母亲”目前并不适合带孩子。

  爱丽丝:他们刚才出去了。

  克劳德:嗯?

  爱丽丝:现在他们要来找爸爸。

  

  1.

  蒂法清晨准时打开第七天堂的大门的时候,她低头看见了三只白发小豆丁,豆丁们的身高还不到她的腰。

  “你们——!”蒂法满脸愤怒盯着他们看着,手握成了拳,漂亮的红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就算思念体们变小了、看起来很可爱,她也记得克劳德背后挨的枪!

  “我们错了……”亚祖啪嗒啪嗒的眼泪掉得几乎跟他的兄弟洛兹有得一拼。

  “对不起……”洛兹抽噎着,他的眼泪已经淹没了整张脸蛋,比以往哭得更加厉害。

  “蒂法阿姨请放我们进去吧……”抽抽搭搭的卡达裘仰起了小脑袋,湿漉漉的一双莹绿色的大眼睛对着蒂法,满眼都是哀求。

  怒火滔天的蒂法很不客气:“想都别想!”别以为你们哭得很可怜我就会迷糊!哭有什么用!道歉有什么用!蒂法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她认为这三个家伙又要搞坏事了。

  更欠打的是,居然喊她“阿姨”——要叫“姐姐”!

  

  “我、我们……嗝……是来……找爸爸……”哭到打嗝的洛兹说。

  这又是什么阴谋?蒂法神经开始绷紧,余光瞄着周围的环境,随时准备战斗:“你们爸爸是谁?”在她身后不远处,壮硕的巴雷特正在靠近,她听到他正在上膛,或许已经瞄向了三个思念体小鬼头。

  回答她的是泣不成声的亚祖:“爸爸……是克劳德……呜……”

  空气安静,只剩下三只小思念体继续哭哭啼啼的声音。

  打破哭声的是蹲在扶梯上的尤菲:“……啊?”

  看着眼神认真的哭花了小脸的思念体们,蒂法的表情已经裂了。

  “他啥时候当爸爸了?”巴雷特说。

  

  2.

  独自下楼的克劳德穿着一件普通的休闲白衬衫和黑色西裤,双手也随意地揣在外套兜里,一副懒懒散散样子。如同往常一样时间,他准备吃早饭。三只小家伙扑了过来。

  “爸爸!!”三只白团子冲了过来。

  克劳德向思念体们伸出了右手。

  接着小思念体们忽然就扭成一团,打了起来。

  ——“爸爸的手是我的!”“不,我的!”

  

  “……”蒂法、尤菲、巴雷特围观起了一场由“抢爸爸的手”引发的思念体们的闹剧。

  

  随便拉了把椅子坐的面无表情的克劳德看着面前的思念体们,而三只小家伙正乖乖排成一排,深深低着小脑袋准备挨训。他们身边,已经围上了由蒂法、尤菲、巴雷特组成的“观光团”,想来一会儿大家都起来了以后,阵容会扩大的。

  “爸爸……”这是鼓起勇气的卡达裘。

  “嗯,然后呢?有什么想跟我说的话么?”克劳德准备吃早餐。

  

  克劳德一边看着儿子们小小的后脑勺,一边又咬了口面包。

  “……”思念体们乖乖闭嘴,闷不吭声。爸爸好可怕。

  “那我有一个问题,”金色头发的年轻爸爸温柔笑着,“你们的爸爸和你们的妈妈,要二选一的话,你们选择谁?”

  此刻围观团到齐了。

  

  3.

  蒂法满脸的惊恐:“你真的是……”她瞪着埋在克劳德怀里的三只小鬼头。

  依然坐在椅子上的克劳德搂着小思念体们说:“我也是才知道。”

  比蒂法起得更早的、出门散心一圈后回来的文森特依然保持着淡定的表情,虽然准备下楼的赤红十三敏锐地发现文森特的脸是僵硬的。

  玛琳好奇地看着思念体们:“他们看起来好像没我大啊……”巴雷特立刻接嘴:“这不废话嘛,我们认识的时候,克劳德还是单——”突然巴雷特反应过来了,“那,孩子他们妈是谁?”

  

  4.

  尤菲再次看见了七片翅膀的萨菲罗斯,非常华美的羽毛让她怦然心动。即使非常讨厌他,讨厌作为将军的他也讨厌作为星球之敌的他,但是那翅膀是真的漂亮。两年前的时候她都没注意观察过他有多好看——虽然好看也没用,她讨厌他这个人。

  但是接下来尤菲的表情从喜欢变成了扭曲——笑得扭曲。

  

  在二楼的走廊上,萨菲罗斯微微漂浮于空中,他正在追打克劳德。

  尤菲想,那是天上的飞鸟和地上跑的陆行鸟。别人是用脚踹人,萨菲罗斯是甩翅膀拍克劳德。不仅甩起右翼,连六片白翅膀也在时不时伸出一片来追打。

  忽然克劳德躺倒在地,萨菲罗斯用四片白翅膀踩在地上,两片白翅膀踩在克劳德胸口。萨菲罗斯弯下腰,绿莹莹的眼睛满是愤懑地看着克劳德。

  然后克劳德手顺势伸进了白翅膀里。

  

  光天化日之下啊克劳德!

  尤菲默默溜走。

  

  END IF

  

我真会偷懒……

所以是END IF

我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Cloud x Genesis)[《约么》番外]

Omega克劳德xAlpha杰内西斯

题目乱取的,为约么(Cloud x Genesis)的番外。

有肉渣

ABO的二设有

时隔一年的番外

-----------------

图片在此 →

----------------

水平不咋样(*/ω\*)

Aves(Cloud x Sephiroth)

这就是为污萨菲写的,所以OOC是一定的

萨菲是Safer Sephiroth状态,并在这里基本这个状态。

可当恶搞看。

警告:鸟生蛋

------

准备好的话,图片在此 

宝条教授关于萨妃萝丝成长的记忆小片段1~2(宝条教授与萨妃少女)

  

  1、好大一只萝莉


  明明小时候那么小小软软一只,可爱得让人心碎的小萝莉,怎么长大了就……

  

  宝条教授渐渐看着萨妃萝丝从女童变成少女,她的身体慢慢抽长。

  漂亮的小孩子,在童年时期时期都有些雌雄莫辨,即使是她是长发,也能让人第一眼想法是“长得俊美的……小男孩还是小女孩?”

  即使是现在,当萨妃萝丝终于穿上战衣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俊美的少年。

  是的,像少年——高挑的俊秀的美少年!完全不像女孩子,但是她确实就是个女孩,第二性征还没怎么发育的小女孩。

  

  而原因……

  宝条看了一眼萨妃萝丝的头顶。

  

  萨妃萝丝,今年十一岁,身高一米六八。

  

 

  2、还得自己上阵

  

  宝条觉得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和萨妃萝丝聊聊,她已经过了十一岁。

  有些事情,一般是由靠谱的女长辈们私下告诉小女孩们,在宝条看来,这也应该是最好的方式。

  然而,在神罗公司里面,萨妃萝丝身边的人,全是男性。

  这就带来麻烦——萨妃萝丝的第二性征要发育了。这第二性征中更糟糕的是,女孩子是要来月经的。

  怎么办?难道我跟她说?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性去和小女孩子说……真的不会有问题么?

  此时宝条教授的嘴角下拉得更严重了。

  

  然而,宝条教授还来不及纠结完毕,就已经不得不被迫及时解决了这个问题。

  萨妃萝丝忽然找到他,问了个问题:“为什么我这两天小腹有点轻微抽疼?”

  心塞的宝条教授稳住嘴角,让其不要抽搐,然后一本正经地对萨妃萝丝说“检查”。

  

  “所以呢?”检查完后,萨妃萝丝冷着脸问。

  宝条教授努力板着脸、以非常稳定的不带任何个人情绪的声音说:“你需要吃点药来调理。”

  “我没有生病为什么要吃药?吃了我就不会再疼吗?”萨妃萝丝问,“比起止痛药呢?”

  “你知道的,止痛药只是对大脑的短暂欺骗。而且你并不是生病,而是马上要来第一次月经。这段时间你休息一下,暂时不用训练。”宝条一脸正经地说出了这些话。

  忽然宝条注意到了萨妃萝丝的胸部。这小女孩子胸部的发育……还是让萨妃萝丝从少女背心改成胸罩比较好吧……她练习战斗时候运动幅度过大,只要是有胸的女孩子,这个力度都会有些疼吧?

  于是接下来宝条又说:“萨妃萝丝,过段时间你需要改用胸罩了。还记得胸围怎么量的吗?”该死的,并没有教育女孩子的性观念的书籍!上次她胸部开始发育产生的不适的时候也是找我问的!

  “我知道。”萨妃萝丝的表情有些不高兴。

  瞧瞧,她果然不高兴了。这让宝条内心很高兴。萨妃萝丝戒备心很不错。

  “下午再过来一趟。现在你可以走了。”扔下这么一句后,宝条转身离开。

  他还有实验要赶。

  

  几个小时以后,宝条教授从实验中忙完,才忽然想起自己忘记告诉萨妃萝丝一件事。

  女孩子来月经,是要用卫生巾或者卫生棉条的。

  幸好他让她下午再来一趟!

  

  ——可是,我又要怎样主动和她说这个话题?!

  

  TBC


拿存稿混更!又是一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