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溶溶溶冲剂

睡不到宝条的人生毫无意义【
(闭关修炼中)

你居然也有这种时候(Cloud & Hojo)16

  注意CP~是克劳德和宝条,攻受不重要,非得讲的话那叫互攻


16

  “你到底在干什么!”克劳德发现了自己的失策。他怎么可以忘记古代种女士的脑洞有多大?爱丽丝只是脑洞大,而眼前这个……这怕是个脑子有坑的。

  “我赌的就是那位的节操,”依法露娜坚定地说,“他一定会上钩!”

  依法露娜的行动力也可以说是很彪悍。克劳德出去一个月寻找材料回来后,就发现宝条早就上门了。

  “同时,宝条还带着一个拐骗同伙。”依法露娜迅速了最近西点屋里发生的事情后,继续补充说。

  拐骗同伙?克劳德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楼上宝条所在的小包间的方向:“谁?”神罗电力的吗?还是这时候的其他势力?对了,宝条这段期间有没有投靠表面上只是个小公司的神罗电力?

  “自称加斯特,我不知道是不是真名。那个宝条博士十句话至少九句有坑,所以我也不确定那位同伙先生是不是也是这样。”

  “应该是真名,”克劳德回答,“我等下悄悄确认一下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位加斯特。”然后他叹了口气:依法露娜,我可不希望你出什么危险。

  “没事哦,你也知道,自从这两个人经常到这,这些时间里,周围都安全了很多呢,”依法露娜笑意满满,“周围其他势力都被解决得应该干净了呢。”

  “所以,现在因为这两位的存在,所以追捕你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克劳德问,“你打算怎么收尾?”

  “让人是看你什么时候搞定宝条啊!”依法露娜一脸理所应当,“你搞定宝条,我搞定那个加斯特,你我就非常安全了。”

  哦不,这太可怕了。克劳德觉得恶寒蔓延过自己的脊背。

  依法露娜纯洁的眼睛里闪过疑惑:“你怎么了?”怎么仿佛吞了什么奇怪东西的表情啊?

  才反应过来的克劳德转身:“不,没什么。”此时他才反应过来,这个“搞定”不是那个“搞定”。

  一个对杰诺瓦感兴趣,一个对古代种感兴趣,倒确实是个突破口。

  

  上楼的时候克劳德才突然顿住:去你的突破口啊,依法露娜!

  综合来看,其实依法露娜选的是个最优解。至少少了杂七杂八的势力,单线突破的话,确实比混战要好很多。

  虽然也没好到哪里去,依然是个困局。

  最终势力感兴趣的是古代种的血脉,也就是依法露娜,而那些人还不知道克劳德的“杰诺瓦”秘密,宝条隐瞒得死死的。

  那是当然的,依照宝条的个性,他是想独占克劳德的。

  特别是,他还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科研团队的时候。

  唔,所以他会不会是促成加斯特和依法露娜这一对在一起的助攻?虽然这助攻怀着极大的恶意。

  依法露娜已经暴露了,克劳德希望真正保护好她。他思考着需不需要发动自己的新技能——对杰诺瓦感染体的号召力。

  那么以后要不要号令那群动物感染体呢?如果需要,又该什么时候?这可真是个棘手的问题。

  现在的世界,在萨菲罗斯并不存在的情况下,克劳德才是杰诺瓦感染体的首领,他也可以命令感染体前仆后继向自己的定位赶来,而且由于自身另类的完美,他甚至可以发出其它简单的号令。

  之前寻找材料的时候误入的深林里,就有一只小耗子跑到自己脚边求蹭鞋,他看见这只小耗子的小眼睛里有着亮闪闪的荧绿——他之前只是试图发布一个“亲近”的指令。

  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先去见宝条。

  还有依法露娜她可能的未来恋人。

  啧啧,为了心爱的人而抛弃曾经拥有的所有,加斯特你也是挺浪漫的。

  

  Tbc

  


虽然看《邪不压正》有点不高兴(啊我终于感觉到说人话的重要性)……那啥,廖凡和朱元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核心麻烦6(Cloud x Genesis)

第六章(这次都在说人话2333)

  

  R不是鲁德,也不是雷诺,是路法斯·神罗。但是这也不该是一个小兵“应该”关注的事,所以克劳德安静递上文件就走了。

  他注意到了路法斯闪烁的眼神,但是这与自己无关。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他只需要赶紧回去报告任务完成就好。

  

  “你的意思是……”杰内西斯就这次任务去问了拉扎德。对金发少年,杰内西斯还很感兴趣,而这份愉快差点戛然而止。他怀疑着克劳德的“爆炸前已经离开”的说法其实深表怀疑,但是目前并不是追究这个回复的时候。

  “我们也正在分析。”拉扎德回答。爆炸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巧合了,让大家不得不多想,而且这还是直接交要到少社长手上的资料。

  “关于这个小分队的目的,有没有头绪?”杰内西斯问。

  “没有,什么都看不出来。分给斯特莱夫的本身就是个临时性加入的任务。我想可能是本来那伙人就是要在那里制造爆炸。”

  “那最近应该加强米德加的防守力量了。”

  “以及,这个克劳德·斯特莱夫不错,因为这个任务完美成功很难,特别是有意外发生的情况下,”拉扎德说,“能很好地完成这个任务,加上他本身的能力,过段时间多完成几个任务,或许斯特莱夫的级别都可以提一提了。当然,只是建议。”

  杰内西斯盯着他:“下一步想提他的话,是二等兵。”私心把克劳德带到身边后,总不能让他身为自己亲兵而实际地位降级吧。

  “他可以是非传统风格的二等兵。”拉扎德说。

  沉默一瞬,杰内西斯还是说:“再等等吧,到时候也不忙举荐他。”

  这个克劳德·斯特莱夫有着敏锐的战斗嗅觉,杰内西斯丝毫不怀疑他的能力。就是身体还是不够强壮。所以,还是多保护一下吧。

  

  其实关于“莫名其妙”的爆炸,当看见路法斯的时候,克劳德就知道一定是这位少社长放出来风声。而关于这位少社长……克劳德依然记得他在神罗大厦楼顶的那番独裁者宣言。想独裁想疯了吧?

  接着克劳德又想到了他当初精神还未痊愈时候,为了混入神罗大厦而伪装成小兵强行插队参加的直播阅兵式。这是他唯一一次在神罗的阅兵式上走。那是路法斯刚上台的时候,不过统治并没有多久,就被“天灾”毁了。当然,这次伪装,让身形飘忽的“小兵”成了那几天观众们吐槽的话题。

  唔……有什么让我能接近萨菲罗斯的更好的渠道吗?克劳德现在有点后悔跟着杰内西斯将军了。天天装文艺病也不是什么好事,他感觉自己已经假戏真做得快要不会说人话了。

  “克劳德。”旁边忽然出现一个红色的身影。

  “杰内西斯将军!”克劳德立刻回神,向杰内西斯敬礼。

  “后续任务下来了。”杰内西斯给了他一份任务书。

  后续?克劳德疑惑地接过了任务书。

  看出了金发少年的疑惑,杰内西斯解释:“主要是针对那些破坏分子。”

  “是!”克劳德展开了任务书。

  “对了,这是我给你的礼物。”杰内西斯早就想换了克劳德的装备了,只是之前没找到什么借口而已。少年身为自己的狂热粉,作为偶像,他也想回馈这位少年。现在虽然有点相对太快了,但是也能说得过去,不会给少年造成奇怪的麻烦。

  “这是你的新枪,双管。”杰内西斯拿出了克劳德的新武器,交到克劳德手上。

  冰冷的枪身碰到克劳德掌心的时候,克劳德心中一跳一跳的。

  是的,他少年时候的想法,就是靠自己还不错的枪法晋升。虽然他依然只能遗憾当个低等小兵,虽然后来他练了士兵剑。

  内心一动,他做出了多年前15岁的自己偷偷练习的动作。

  完美的枪花在手心转动,然后回过神的克劳德立刻停下。文艺病好像不应该这么喜欢挽枪花……吧?

  但是杰内西斯忽然笑了下,鼓励了克劳德几句,就走了。

  真的没问题吗?克劳德想着。他低头看了看这把枪。

  他现在的枪法只能说是不错,想要出神入化,仅仅靠自己的练习。克劳德怀疑不太够。或许可以靠重复不断的练习达到目的,但是克劳德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然而军队方面的神枪手,克劳德觉得,他再练习一个月就能成为军队里最棒的那个,因为他有极其敏锐的战斗感觉、和极为丰富的战斗经验。这才是最宝贵的。

  

  而其实,关于枪法高手,克劳德脑子里飘过了两个人的脸。

  一个是文森特,这位好友还睡在尼布尔海姆的棺材里,而在最近那些有限的休息时间里,克劳德无法来得及跑个来回。而且目前他也没有机会去请假跑个来回。

  而另一个……克劳德脸色变得难看,他不自觉瞄了一眼隔壁大楼,那是神罗科研部门总部位置——这另一个枪法高手,是萨菲罗斯他爸爸。而现在克劳德只想送片翼天使去死,捎带这位创造者。

  所以还是找文森特比较现实。

  但现在的话……

  克劳德拿出已经销毁了很多页的笔记本。

  他要继续分析杰内西斯,他不能不小心断掉这条好不容易搭上的线。

  

  

  TBC

  

  

养一只宝条 第一章 (小段子集合体)

这大概就是个小段子们组成的神经病文,逻辑不用在意那么多😁。

理论上是个无CP

↓正文开始

------------------

(1)

 

 

你打开了游戏机。插入了游戏盘。 

开篇就是介绍,包括你的背景。你现在经营着一家电力公司。

请给你的公司起名。

起好名字以后,游戏视角转换。远处是幽幽的深山,根据以前放出来的一些小道消息,这开篇地点可能就是尼布尔海姆。

前面出现了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的身影,你非常地激动。

为什么?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因为那个黑色低马尾!

然后视频场景过去了,进入了正题,现在地点是

第一步,就是要宝条跟着你走。

哇,居然这么快就进入正题?好奇的你去了研究中心,出现了六个选项:找加斯特;找宝条;找卢克莱西娅;找文森特;和门口的卫士随便聊聊;离开。

你马上就点了“找宝条”。

卫士绅士而坚决地拒绝了你的要求。

什么鬼?你开始点其他几个选项你沉思了一下,心想可能并不是往研究中心走。

你最后在小树林看见了宝条,然而他并不想理你。

(2)

 

郁闷的你跑去找了一下网友们总结的经验,要让年轻的宝条博士答应跟你走,可能需要两个条件:科研设备、资金。

等等,这不就等于钱么?

你毫不犹豫地撒下大把钱去升级你的公司的科研部的设备的等级。

然后你回到了“外出”界面,再次去往小树林邀请宝条博士。

“嗯……让我考虑一下……”宝条博士改口了!恭喜你。但是接下来你发现他每次都是这句话。

百思不得其解的你再次回去查了一下攻略,发现大家基本都卡在这里了。

所以为什么宝条博士不跟着你走呢?

你翻到了“图鉴”界面,去看你和宝条之间的对话,还有他的背景介绍。

卡了很久的你这次绕过了小树林,直接去敲了实验室的门。

下面依然出现了那六个选项。这次你没有直接点“找宝条”,你换成了“和门口的卫士随便聊聊”。

卫士告诉你,有时候大家会出门散个步。嗯,这个你知道,你就是在小树林找的宝条,但是他现在并不给你肯定的答复。你继续和卫士聊天。

他告诉你可以在湖边看见卢克莱西娅。你猜或许这是个重要信息。

接下来你跑到了湖边,发现了加斯特。不应该是卢克莱西娅吗?不管了。你选择了“和他聊聊”。

此时你才想起一件事。宝条博士现在还只是个“副手”角色。咦……是不是……搞定加斯特就可以了?

你打开界面,发现真的有“邀请”这个选项。你兴奋地点下了它。

“嗯……让我考虑一下……”加斯特说。

你的脸绿了。

不死心的你退出了湖边场景重进,出现的不是加斯特,换成了卢克莱西娅。

嗯?你在疑惑中和她对了话,发现她话里又出现另一个人。

“不知道文森特跑到哪里去了。”

辣个小白脸!你真的不喜欢这种卖脸的!

(3)

好吧你就是不想承认游戏设定里宝条跟卢克莱西娅结婚的事实,你希望卢克莱西娅跟那个小白脸在一起然后宝条归你。

你已经在此处浪费了太多次的时间。

愤怒的你打算退出,但是卢克莱西娅的对话忽然刷新:“说起来,先生您是之前邀请加斯特和宝条的那位吗?”

这算是进度?你顺手就又对她发出个“邀请”。

接下来你去了山上、湖边、小树林刷了好多次,也和研究中心的卫士对话好多次,愣是没有刷新出文森特,连加斯特、宝条、卢克莱西娅都没出现。

焦躁的你回到研究中心,破罐破摔点了“找宝条”。

面前出现了你心心念念的白大褂年轻男子。

你一脸懵逼发现你成功通过了这段剧情。

从此刻开始,这个研究中心就是你的神罗公司的了。

当然,宝条也是你的。

 

TBC

Just take my money!!

HV《re;》by 骨子 - [CN]我终于又折腾出来啦啦啦

仅供学习交流使用【……

关于本子(直接摘抄自商品详情)

社团:293

画手:骨子

原作:最终幻想

主要角色:宝条、文森特

发行日期:2016/10/09

平板是个好东西,依然是我@速溶溶溶冲剂

翻译菌: @山田コーハチの嫁 

此本已让翻译菌累到质壁分离【……

让我放一个封面文森特


汉化本子链接点 这里



----

以及38页不小心get个奇怪的CP……

你居然也有这种时候(Cloud & Hojo)15

  
  注意CP~是克劳德和宝条,攻受不重要,非得讲的话那叫互攻

  

15

  

  开西点屋不是目的,他是想请一位女性过来。她总是拥有新奇的想法。说不定能找到点突破口。

  所以他聘请她当了西点屋的副店主,而作为交换,他也可以满足她的奇奇怪怪的想法。

  今天克劳德希望她来再见一面帮点小忙。

  “您的蛋糕,请拿稳哦~”顺便今天她想客串一下服务员,因为她对克劳德嘴里的文森特非常好奇。

  一定有什么有趣的事情等着她去发掘。

  “谢谢。”文森特说。

  “应该的。”伊法露娜温柔微笑,然后她对着他旁边的褐色头发女性说,“还有,如果以后还想来的话,带上他一起就好哦,留个联系方式吧,你叫卢克莱西娅,对吗?”

  “哎?呃,有人提过我么?”卢克莱西娅有点讶异。

  “克劳德的朋友的朋友,我知道的。”女店主依然笑得柔美,“叫我伊法露娜就好。”果然是俊美的男人,克劳德说得没错,就是在喜欢的姑娘身边时候特别少女。

  单恋的甜蜜与暗恋的忧郁,加上迷之青涩感……她又看了一眼文森特,又看了看卢克莱西娅。

  这是克劳德要求的第一个忙,帮文森特追求到卢克莱西亚。

  伊法露娜觉得这个过程一定非常艰辛,但是女方现在又没有喜欢的人,她确实可以试试帮他争取一下。

  她还在打量的时候,卢克莱西娅开口了:“你刚才多看了一眼文森特?”

  文森特的外表果然是杀伤力巨大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女朋友……卢克莱西娅想。

  “但我还看了很多眼你哦~”伊法露娜对着卢克莱西亚眨眼。

  

  很快到了晚上

  “非常感谢你当时收留了我。”克劳德说。

  “嗯,可是后来你帮我解决了那些冲着我来的人。”伊法露娜说,“而且他们背后到底是什么人你我都不知道。”

  我知道其中一波是哪些人,克劳德想。

  他们一边散步一边窃窃私语。

  “我并不是很懂你想做什么……”伊法露娜眼里是迷茫,“你究竟想我帮你什么啊?”

  克劳德眼神柔和地看着她。

  “嗯?你怎么了?”伊法露娜更迷茫了,克劳德·斯特莱夫忽然变得如此温柔,脑子被撞过了么?敏锐的她在余光范围突然注意到了远处正有一个黑发白大褂的阴沉的男人正看向这边。

  唔……应该不仅仅是看。本能告诉她,那个男人的眼神甚至可以说是阴沉,而且随着克劳德和她的贴近,她感觉到那个男人表情越来越阴鸷。

  为什么?伊法露娜突然好奇,她对着克劳德用几乎蚊子一般微弱的音量说:“你的目的是他么?”

  “嗯。”克劳德声音坚定。

  那你怎么换人设了!伊法露娜依然用细细的声音说:“你还没回答我。”你改成温柔人设我也不习惯啊,刚见面时候那仿佛能日天的酷炫呢?

  她忽然她明白了什么。

  “好的,我明白了!”伊法露娜非常干脆地说,“我会配合的!”

  你打算怎么配合?看着伊法露娜的认真眼神,克劳德没有问出口。他怕她和爱丽丝一样能噎人。

  克劳德表示他依然还是不太懂古代种女性的脑回路。

  

  TBC

  

这是一个定性的小实验(宝条中心)

 

  OOC轻松日常小短篇,请愉悦食用。

  

  --------------------------

  

  不论是多么热爱研究的人,总需要好好吃饭。而神罗在尼布尔海姆配的小食堂实在是太难吃了——虽然跟米德加总部的食堂比起来是比下有余。在长久的荼毒下,最后尼布尔海姆实验室申请取消小食堂,把经费用来点餐。但是又因为他们这个实验的保密性,对外人进入的监管十分严格,所以现在他们的做法是让下面的人轮流帮忙带饭。

  此时又到了午餐时间,大家又要开始点菜了。今天负责带饭的实验员开始做起笔记。

  加斯特:“牛肉三明治加牛奶。”这个好吃又经饿,还嚼得快,适合三分钟搞定。

  宝条:“随便哪种意面,加罗宋汤。”三明治和汉堡包最近快吃吐了,还是换个口味吧。

  卢克莱西娅:“提拉米苏加柠檬汁。”我需要高热量甜点!!

  记录好三位负责人的菜单以后,实验员在下面统计起今天要跑多少家店,因为午餐之前同事们就把午餐写好了放他这了。

  嗯,很好,今天大部分人都想要披萨,其余要去的几家店都非常近。看来我这一轮运气不错。

  在等待午餐的时间,加斯特和卢克莱西娅继续监测实验,他们把废寝忘食的宝条赶去休息了——即使宝条是跑去自己的小温室看不知道是什么的游戏性小实验,也比现在这个精神恍惚状态好。

  以及今天又忘了问小实验什么。加斯特和卢克莱西娅想。

  而宝条确实出去后就去向了自己的小温室,他确实需要喘口气,在原地打转的杰诺瓦研究中稍微放松一下。

  

  宝条站在了他的豌豆田面前。

  豌豆这个样本种类挺好的,他在完成最初的培养以后几乎都不用怎么认真管它们,慢慢记录结果就好。这就是他放松的方式。

  如果它们能培养得很好的话,或许可以担当保护实验室周边的责任?宝条博士想。不过豆荚里并没有几颗豌豆,等下一轮补充都不知道要多久了。

  下一秒他自己就嗤笑起来了:一个定性的小实验而已,拿豌豆植株做实验不过是无聊所致,实验室早就已经确认杰诺瓦的强化可以在植物上得到很好体现了。

  或许等这批豌豆植株成熟了就可以把各个部分拆开拿去喂小白鼠试试。

  就是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它们试图攻击任何一个活物,除了自己。

  可以展开来研究一下。

  宝条看着转来转去的警觉的豌豆荚们,转身又离开了。

  这会想来午饭已经到了,他得回去吃面。

  

  日复一日。

  杰诺瓦研究有了个好进展,加斯特教授非常高兴,于是他去找同样为了研究而废寝忘食的宝条,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宝条的温室门虚掩着,加斯特如同往常去实验室找他一般熟练地推开门,兴奋地往里走去。他看见宝条正背对着绿油油的一片植株。

  正当他想绕过这片绿油油的时候,不妙的感觉出现了,他直觉举起又大又厚还很重的档案袋挡在脸前——啪啪啪!!!

  一群黄的绿的小东西从绿油油里冲了出来,撞击在加斯特身上。虽然力道并不大,但是这些小圆东西们密密麻麻的,加斯特还是被打得有点小疼。

  很快这莫名其妙的攻击结束了,加斯特放下档案袋低头看了看在身边落了一地的那些圆滚滚的小东西。

  豌豆?!

  加斯特抬头,终于看清了眼前一片绿油油到底是什么。现在这是一片什么都射不出来的豌豆植株,那些豆荚仿佛正在拼命向自己怒吼一般大张着。

  加斯特无语看向看着宝条。你平时休闲就养豌豆玩?

  “实验有进展了,我们上次那个想法非常可行。”当然加斯特憋住了吐槽欲望,他的心全被实验进展占据了。

  

  宝条走了过来,他和加斯特站到了一起。

  豌豆荚们似乎在攻击和不攻击之间犹豫。你养的豌豆成精了么?!加斯特依然忍住了吐槽,和宝条一起走出了小温室。

  关门之前宝条和加斯特都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眼那一地豌豆。

  宝条在想下次要不点豌豆奶酪焗意面吧。黄豌豆让他联想到奶酪。

  加斯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自己接下来几天都很想喝点豌豆浓汤。

  

  END

  露姐:两个都累傻了。

  

  

  

  -------

  此文致敬孟德尔豌豆实验与遗传学【

  其实是我很想看宝条和豌豆射手。

  想看宝条的植物大战怪兽……

  匆匆完成,求不介意

  

Aves(Cloud x Sephiroth)番外Golden Fenrir

一个比正文更OOC的脑洞,我扩写无力_(:з)∠)_

克劳德狼化注意

 

----------------------

链接在此 

---------------------------

前文见于

Aves(Cloud x Sephiroth)

《Aves》番外1

你居然也有这种时候(Cloud & Hojo)13-14

  本文脑洞有点大,现在已经拉不回来【

  注意CP~是克劳德和宝条,攻受不重要,非得讲的话那叫互攻

  

13

  三天以后。

  “我觉得,投身科学这事我得缓缓,”克劳德“为难”地对瓦伦丁教授说。

  “怎么了?”加斯特和瓦伦丁教授都有点迷茫——宝条博士不是说他已经撬动了斯特莱夫先生的心了么?为此瓦伦丁教授还多给了克劳德“小费”。

  面对他们的疑惑,又想起之前宝条的皱眉,克劳德说:“这么回事,我刚刚打造了武器,还有一些后续的升级与护养,我算了下,没多余的钱了。”

  那你可以找宝条要钱啊!加斯特把这句话在嘴里滚了一圈又咽了下去。算了,陆行鸟帅哥应该是先跟宝条说了再来和他们说的。其实这个是不是借口也没关系,毕竟不要低估潜移默化的效果。

  瓦伦丁教授给的佣金高,有的是时间等金发帅哥进入生物这个大坑。

  

  而事实上,克劳德只不过是在再次看见废寝忘食的卢克莱西娅后,忽然不愿意在科学道路上跟着宝条鬼混了。为了证明自己“没钱”他把佣金的大部分把原来的细剑换成新的重剑以后,他几乎一分没剩下。

  其实剩下的钱都被他拿去开了个小店打算换一条路走。

  一切不过是不想步卢克莱西娅的后尘而已……看看跟着宝条走的人!就算是妻子他都不带半点放过的!

  也就是说,他需要成为一个,能让宝条博士在科学之外也能感兴趣的人。

  克劳德一边擦拭着新剑一边琢磨着。

  ——我是否可以试试COS萨菲罗斯?

  模仿萨菲罗斯这个大胆的想法,克劳德下一秒就把它扔了。不是说完全不可行,而是自己不能忽然崩现在这个“对科学很有兴趣且具有相应天分的以前生活不稳定的野路子雇佣兵”的人设。受瓦伦丁教授雇佣才是重点,所以他可以在此基础上随意决定。除非给钱的是宝条再另说。

  所以现在他没有在宝条身边转悠了。那些记忆中的重点实验发生的时间还没到,不着急。

  

  宝条正在换衬衫,雪白的衬衫映衬得他的脸色更显得阴沉。他披上白大褂,走出了房门赶往实验室。

  一路上的人都觉得有阴风在飘,但是又找不到哪里来的阴风。

  站在自己实验室门口的卢克莱西娅正想和宝条问好,她一直想蹭蹭宝条的科研好运。而宝条正在思索克劳德的忽然反悔,正算计着怎样换个办法逼他上实验台——于是他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正在和他打招呼。

  瓦伦丁教授喜欢的学长把我忽略了……卢克莱西娅有点僵硬,然后她就开始想为什么宝条没有理她,她相信宝条这个状态应该是一路上都没注意理人。

  如果最近有什么事情可能烦到他的话,应该是陆行鸟小哥因为钱而暂缓生物科研的学习。卢克莱西娅知道宝条想要个靠谱的助手很久了,好不容易来一个……听说陆行鸟小哥的借口还很生硬……

  真是不尊重科学啊……不,我怎么能这么想呢,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别人不能置喙。

  她忽然又想起,陆行鸟的借口仿佛是打算离开一段时间,因为瓦伦丁教授这里暂时没有什么任务,所以要出去再弄大笔的赏金。

  啊……瓦伦丁教授……卢克莱西娅忽然陷入难过。我什么时候才能获得他的学术肯定呢?她看了一下时间,还早。想来这个时候外面的店应该开门了,她想吃早餐了。

  刚才的难过仿佛瞬间转为了食欲,她更饿了。

  听说附近刚开了一家很好吃的西点屋。

  嗯,今日还需继续奋战,甜点请给我力量。

  

  14.

  科学,多么神圣,卢克莱西娅梦想成为合格的朝圣者。尽管才刚走上朝圣的道路就已经如此悲伤,她也要努力振作起来。

  “你还好吗?要不要再来一份蛋糕?”对面坐着的男闺蜜用温柔好听的声音安慰她。

  她是在进门的时候发现他正在看西点屋外面的招牌。没想到他也会喜欢这些,所以就一起吃了早饭。

  男闺蜜……为什么非得加个“男”。文森特长得十分清秀俊美又不带半分女气,偏偏性格……卢克莱西娅认为她眼里的男闺蜜非常温柔可人——所以为什么不是女孩子呢?这样就可以抱闺蜜了。

  两人并没有发现隔壁的小包间里坐着生物系著名的陆行鸟小哥。

  

  文森特真是温柔得就像……克劳德感觉卢克莱西娅和文森特的相处非常奇怪了。作为一个未来的塔克斯,以冷血机器一样的执行力为重要特征之一的塔克斯,怎么你忽然画风如此地少女?

  果然,恋爱使人智障。

  终于等到文森特目送卢克莱西娅远去,那忧郁的背影简直让克劳德都差点不忍。

  文森特回头:“你怎么在这里?”他有点吃惊,因为陆行鸟小哥的硬汉风格与甜甜的西点屋在感觉上非常格格不入。

  陆行鸟小哥回话了:“你觉得这个西点屋怎么样?”

  “还不错。”文森特说。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卢克莱西娅就挺喜欢的。”

  “那你想不想天天请她到这里吃?”克劳德在发现他们进来的时候就有了个想法——这个想法的产生,不过是为了那堆白毛妖怪不要再出现,简直就是噩梦。克劳德想着,看他们的来历,差不多是宝条带着卢克莱西娅有性生殖出萨菲罗斯,萨菲罗斯无丝分裂出三只思念体。嗯,某病毒繁衍是无丝分裂,没毛病的。克劳德的思维越飘越远。

  正在克劳德神游天外地想着思念体们的形象是不是由萨菲罗斯的细胞壁分裂出来的时候,文森特的说话声把他拉回了现实:“你的意思是?”文森特没想到被夸认真严谨的克劳德居然还可以走神这么久。

  克劳德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沓优惠券:“五折优惠券,上面我没有写日期,可以与日常活动叠加使用。如果这些用完了你都还没把人追到的话我也没办法了。”他算过文森特目前的收入,优惠券可以让文森特无压力。

  文森特眼神变得古怪,他在想是不是今天回去就可以告诉父亲这陆行鸟小哥把“武器保养费”花去做什么了。这样父亲应该不会担心自己是不是雇佣了个无底洞了吧?

  对了,如果父亲知道克劳德是开了个西点屋的话,他怀疑以后生物系要被甜点福利淹没了——等等,文森特想起一个问题:“请她吃甜点真的可行么?”她难道不会腻么?

  文森特总觉得自己好像被带到了一个奇怪的方向,但是又没有发现哪里不对。

  克劳德理解到了文森特的意思,眼神也变得古怪:“你难道不愿意请她吃高级甜点么?”

  ……你是想抢劫么?!这是文森特此刻唯一的想法。

  

TBC

P.S.繁衍方式纯属胡说八道,应该是寄生自我复制。不过……某位神应该是细胞病毒什么都可以有吧我猜……我猜……